设为首页 | 烟大主页
快速导航

大学章程的前世今生

来源:发展规划处 发布时间: 2013-10-31 浏览次数:165

      刘广明        科学网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59436&do=blog&id=531713

根据2012年1月1日起施行《高等学校章程制定暂行办法》,教育部将在2012年“全面部署高等学校章程建设工作,推动所有高等学校在2012年内全面启动章程制定或者修订工作”。2012年将是中国的大学章程建设年,制定章程首先应该明确的第一个概念是大学章程的前世今生是什么。  

大学章程从源头上起源于中世纪大学,最早的大学章程在当时应该叫特许令或特许状。当时的皇帝弗烈德力克一世,1158年为博洛尼亚大学下一道普通的旨谕,承认博洛尼亚大学的自治权力。博洛尼亚大学的学生团体因此获得各项特权,如组织行会的权利,免交市政税的权利,罢课的权力,迁移的权力,等等。中世纪的其他大学自其得到政府或教会承认起,也分别具有了一些豁免、免除和特别的权利。这些大学,有许多曾直接归国王的保护,许其设立特别法庭,独立于普通司法权之外,并许其对于他们内面的事务,有完全的自治之权。中世纪晚期的大学特许状则既是特许、又是有关某一大学的特别法,还是一系列人事任命书的集合。这时大学章程的一个特点是政府或国王或教皇让渡出一部分权力,使大学具有某些特别权力。这时大学权力体现自上而下,“让渡”的性质,即政府或国王或教皇也可以随时收回这些权力。特许状既是是政府参与大学治理的一个中介,也是大学自治的一个保障。这种状况到1819年著名的达特茅斯学院诉伍德沃德案得到改观。自此以后,大学特许状才真正取得自主性,皇权、政府权等性质的公共权力不再有机会干涉大学内部的具体事务。大学的特许状和大学自主制定的章程和内部规程开始受到法律的保护。     

中国大学章程可从宋代的书院算起。朱熹制定的《白鹿洞书院揭示》被认为是书院学规的典范。至清代,各省书院改为大学堂。1898年梁启超起草的《奏议京师大学堂章程》、1902年张百熙起草的《钦定京师大学堂章程》、1904年张之洞起草的《奏定大学堂章程》,则是中国现代大学章程肇始。民国时期则由教育部制定了《大学令》(1912年)、《大学组织法》(1927年,1934年)等,成为民国时期大学的基本章程。新中国成立后,改革开放前,大学没有章程,也没有自主权。中国大学制定章程是199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实施以后的事。虽然有《教育法》和1998年《高等教育法》的强制性规定,但中国大学有章程的学校并不多。时至今日,也是屈指可数。  

从以上中外大学章程发展的历程可以看出:第一,最早的西方章程是政府或教皇让渡权力的结果;第二,现代西方大学章程是上接国家法律,下连大学内部治理的中介;第三,大学章程主要保护的是大学的自主权,规范大学内部各项权力关系;第三,中国大学章程自产生之日起,即是政府授权的产物,大学章程效力有很大局限性。      2012年《高等学校章程制定暂行办法》正式实施。从办法上看,中国政府对大学章程的认识开始国际接轨。对什么是大学章程,为何制定大学章程有了更深的认识。本办法把大学章程定义为“高等学校依法自主办学、实施管理和履行公共职能的基本准则。高等学校应当以章程为依据,制定内部管理制度及规范性文件、实施办学和管理活动、开展社会合作”(第3条)。并认为“高等学校章程不仅是高等学校依法自主管理,实现依法治校的必要条件,也是明确高等学校内外部权利义务关系,促进高校完善治理结构、科学发展,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重要载体”(总则)。  

从本办法来看,中国大学的章程将起到如下功用:明确校内外权利义务关系;章程是现代大学制度的重要载体;依章程治校。由是,我们认为大学章程是大学自主运行的法律框架文件,是上承国家、省法律法规,下启大学内部治理,具有法律效力的举校、治校总纲。建设大学章程的目的是规范大学内外的各种权力行使,规范大学内外各种权利义务关系,建立分权、制衡、共享的治理结构。